中药天然并非无毒
添加时间:2015-07-17 13:35:09 来源:三溪堂中药 点击量:
不少严重肝损伤的患者,发病原因都是自行服用进补中草药粉或是在日常食材中添加中草药所致。其实,“中草药天然、无毒,副作用比西药少”是一个亟待纠正的误区。人们一定要纠正一个观念,有病就找医生看病,没病切不可乱吃药,更不要自行用药物进行调理。

一直以来,传统中药被认为 “天然无任何毒副作用”,很多老百姓在看病时也会首选中药,致使中草药在民间滥用现象严重。然而,近些年中药及其制品所引起的不良反应有增多之势,一些极其严重的肝病与死亡案例,均与病患采信民间偏方,滥用中草药或超剂量、超疗程服用中成药有关。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主任谢青教授感叹,临床上曾收治过不少严重肝损伤的患者,发病原因都是自行服用进补中草药粉或是在日常食材中添加中草药所致。因此在谢青看来,“中草药天然、无毒,副作用比西药少”是一个亟待纠正的误区。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马雄教授表示,传统中药如果服用不当,也可能造成致命损害,他提醒民众一定要按照医嘱服药。

“凶手”何首乌

与化学药物可致肝损伤已有研究不同,中药对肝脏的损害目前尚无深入和系统的毒理研究。长期以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有中药养生的习惯。殊不知,一大类传统中草药正悄然损害着国人的肝脏。

身为肝病专家,马雄长期关注用药安全问题。他的病人中有那么一部分初衷只是想要调理身体,却最终造成肝损伤。民间流传着何首乌有乌发功效,不知何时起,超市里将其作为食材开始售卖。不少国人有着食补的观念,于是在打核桃芝麻粉时便自作主张添加点何首乌粉,想着滋补的同时还能有乌发的功效。作为一种中药材,何首乌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成了人们每天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员。有些人往往没吃多久便胃口不好,力气不足,甚至出现黄疸的症状。去到医院一查转氨酶已经升高,出现肝损伤。

马雄坦言,临床上不少患者都是因为有了白头发,或是秃发,便自作主张在食谱中加入何首乌用以黑发生发。“何首乌伤肝的病例并不少见,这是一味中草药,并不是可以拿来随便入菜的食物。不少研究发现,何首乌中所含蒽醌类成分可引起实验动物肝损害。”

而谢青也接触过不少因为吃了何首乌而导致肝损伤的病例。前几周就有一位分娩后3个月的产妇,因为其母亲觉得女儿比较累,白头发增多了,于是在煲汤时便顺手加了些何首乌。没几天产妇就出现了黄疸,在询问了用药史后,并没有找出问题。直到后来和其母亲聊天中偶然得知这位产妇吃过何首乌汤,于是问她:为什么一开始没说呢?产妇直言根本没把何首乌当作药。这样的患者让谢青颇感无奈,仔细排查完原因后,最终确认,致使产妇肝损伤的“凶手”便是何首乌。

按照中医的理论,何首乌有炮制去毒之说。马雄解释道,不同的炮制方法会对肝损害产生不同影响。何首乌有生首乌和制首乌之分,生何首乌未经加工炮制,而制何首乌则必须经过九蒸九晒,理论上经过炮制的制何首乌造成肝损害的风险可能小很多。“但目前对于炮制并没有统一的工艺标准,因此人们买到的号称是‘制何首乌’的草药很有可能是生何首乌,那擅自服用就相当危险了。”

谢青在诊疗中一直坚持,只要是她知道含有何首乌的药物,除非她明确病人有相关用药史且对此有抵抗力,否则她都会拒开。然而很多非肝病科的医生却很难熟知哪些中草药有肝损害,尤其是中小医院的医生开药时,或许都不会意识到何首乌带来的风险。

相对其他药物而言,何首乌这味中药引起的肝损害已经比较明确,可现状是,还有很多含有何首乌成分的中成药却在药物说明书上标注“不良反应尚不明确”。

国际上其实也都关注到了何首乌致肝损伤的问题。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等国药品监管部门均出台了针对何首乌及其制剂进行监管甚至限用的政策。2006年,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MHRA)在接到7例服用何首乌制剂引起肝损害的报告后,发布了有关何首乌不良反应的相关信息并封杀了这种药材的进口。2012年,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发布的药物性肝损害数据库中,何首乌被作为一个专题单独收录。

在国内,何首乌致肝损伤的问题也得到了正视。2013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针对何首乌发出通知,明确肝功能不全者禁用养血生发胶囊、首乌丸、首乌片、首乌延寿片、首乌延寿颗粒5种含何首乌的药品;同时将这5种含何首乌的药品转为处方药管理,并要求企业修改产品说明书。

不少中成药可伤肝

马雄临床上遇到的药物性肝损伤患者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服用一味名为土三七的中草药所致。中药典上称土三七有活血、止血、宁心、利湿、消肿和解毒的功效。然而生活中,不少国人则把其当成补药泡酒、泡茶,每天喝上一点。

老高今年50岁,自己在房前屋后种了些土三七。听人说这药很滋补,于是不但用土三七泡了酒每晚喝上几口,只要自己有个腰酸背痛,他就采上一把土三七泡茶。没想到最近老高突然变胖了,脸色蜡黄,时常觉得没力气,腰和下肢都有些浮肿。去医院就诊被确诊为肝窦静脉阻塞综合征,着实让全家捏了把冷汗。马雄随后对其进行肝脏病理检查以便筛查病因,最终确认,这正是由土三七所致。

马雄在临床治疗上发现,肝窦静脉阻塞综合征的主要病因是中草药,有近2/3的病例是由于服用“土三七”导致的。药理学研究发现,土三七中含有的吡咯环成分导致了这种严重肝病的发生。

此外,据谢青介绍,有些疾病会用到黄药子,但已有明确的毒理性研究证明它有肝损害,也有临床病例报道。

而另一味中药—雷公藤在临床上虽然有抗肿瘤和免疫调节的作用,但它对肝的损害也是非常确切的,已有研究建立了动物模型,而且1990年-2010年20年期间国内文献报道的跟雷公藤相关的肝损害病例有185例之多。

此外,具有疏肝理气作用的川楝子、骨折后经常会用到的淫羊藿和补骨脂,从目前的研究来看,都存在肝损伤的风险。

而除了单味中药,实际不少中成药同样也都有导致肝损伤的危险。谢青举例道,一度病房里一下子收治了十几位病人都因为肝功能不好,伴有发烧,而肝炎病毒指标都是阴性的,询问用药史后发现,这些患者都接受过中医的痔疮治疗,治疗结束后多数在出院时带回了几盒痔栓胶囊,服用2周后便出现了肝功能不好。这样的病例不仅仅出现于瑞金医院,其他医院也都陆续发现类似病例,作为一个药物的不良反应,最终痔栓胶囊退出市场。

更多导致肝损伤的中成药来自于治疗皮肤病方面,如治疗银屑病的克银丸、消银片、消银1号汤剂,治疗皮肤病的复方青黛丸,治疗白癜风的白癜风胶囊、白蚀丸、白复康冲剂、白癜风一号都有可能引起肝损伤。

所幸,药物的副作用在全世界都已得到了重视,药物性肝损伤也已成为现代药物退市最常见的原因。如果一种药物的肝损害过高,且有其他药效相似可以替代它的药物,经全面评价后,前者就可能下市。从1975年到2007年,美国FDA因肝损伤撤市的药物有77种,其中肝损伤药物占据最多的11种。

致病中药难以界定

“除了服用何首乌、土三七等单味处方导致药物性肝损伤,更多的中草药肝损病例中,肝病医生根本无法查清或证实究竟是哪味药物或成分出了问题。”谢青深有体会地感叹道。

中草药导致肝损伤的病人,往往服用过多个中药处方,不同阶段还不一样,其中充斥着几十味药物。因此,在调查药物性肝病时,研究者们很难像对待西药那样,将导致肝病的西药分得非常详细,比如抗结核药物、化疗药物、抗生素,甚至细致到某种具体化学成分—对乙酰氨基酚,且化学药物的说明书上通常也标得很清晰,临床医生病因查找自然也很方便。

而对导致药物性肝损伤的中草药却很难客观分类,无论是调查研究还是临床上,包括谢青在内的医生无一例外地将致肝病的中草药统一归为“中草药”类,而这其中包含了中成药、方剂汤药、单味中药、保健品等多个种类。

“复合性中草药治疗是常见疗法,通常患者的服药种类和服用剂量复杂多变,在治疗期间有可能会服用中成药、冲剂和汤剂等不同制剂,且中药药方都很复杂,一个方子可能有十几味药物。再加上中药本身缺乏化学成分分析,相关的毒理学研究薄弱,这些使得中药造成的肝损伤成因难以确定到某一味中草药药物。只有在少数案例中,单味中草药与肝病之间的关系非常清晰,才容易定位。”

谢青坦言,在临床上,医生很难将肝损伤的原因定位到某一中药成分,往往要做了肝穿刺,病理学检查,筛查了其他很多因素,才确定可能是中药所致,“这也是我们处理中草药肝损伤最棘手的问题。”

没病不可乱补

“很多国人并不认为中草药是‘药物’,且无毒无害的思想根深蒂固。”谢青坦言,曾有调查显示,50岁左右的中国女性是出现药物性肝损最集中的人群,究其原因,这个年龄段的女性通常会进入更年期,她们会因体力不足而借助保健品、中药调理身体,从而很容易引起药物性肝损。“人们一定要纠正一个观念,有病就找医生看病,没病切不可乱吃药,更不要自行用药物进行调理。”

是药三分毒,如果给予中药治疗的剂量偏大或者用药时间过长,也有可能导致肝中毒。谢青提醒,许多中草药一方面能治病,另一方面又有一定毒性,许多有效成分就是其毒性成分,用之不当可伤害机体。

祖国医学把中药分为大毒、常毒、小毒和无毒4类,并总结出“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的治疗原则。这意思是说,用有毒性的药物治病时,收到相当的效果后就停药,而无毒的药物也不应久用。

中医的关键环节是辨证论治。如果辨证有误或者没有经过辩证就用药,有可能会产生相反的作用。少部分人在服用安全剂量范围的中药时,也发生肝损伤,这是个体差异的原因,例如体质,这时候更需要医生根据患者具体情况进行正确的辩证治疗。尤其对于原有肝脏疾病者,确需使用对肝脏有损害的中药治疗,宜从小剂量开始,短期交替使用,定期检查肝功能。

民间偏方不可信

马雄发现,另一个发生药物性肝损伤的重要原因是患者轻信民间的“偏方”,不按医嘱随便服用中药。
“中药复方制剂间的药物会相互作用,中草药的剂量、配伍、剂型和服用方法不当都会引起肝损伤,比如苍耳子在药书中记载其本身是一味有毒的中药,但中医认为它有通鼻窍的作用,所以很多鼻病患者的用药中均含有苍耳子成分。虽然有关苍耳子药理方面和毒理方面的研究早已证实它可导致肝细胞变性、坏死,但合理的配伍还是能减轻其毒性。因此,患者最好在医生的辨证指导下服用中药,以避免不良反应的发生。”马雄解释。

如今,联合中药制剂和化学药物治疗疾病也非常普遍,正确合理使用能够产生良好的疗效,但是谢青提醒,不合理的合用,导致中药的药性与化学药物的药性相悖,也会产生肝损伤的可能。